七听汐

小可愛的笑臉帶來每天的好心情^ ^

淡圈。
几年前还是追星狗

帕洛斯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出坑前是这样

内什么……希望大噶都了解了解 他!

妈呀

阿千养猫了???行吧四舍五入我也默认你们公开了٩(๑`н´๑)۶

阿k和钱包还不公开吗???????【大雾

什百:

你们???…好吧……

岛屿少年(五十五)

我阵亡了,我的小俊千千呜呜呜呜呜呜嚎啕大哭

我爱你的第五年:

  “滴,滴……”



  只开着一盏落地灯的房间有些昏暗,床上的人闭着眼睛,睡的很熟。寂静的深夜,吊瓶发出的微弱声响听的格外清晰。




  王俊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额前的碎发湿答答的贴在额头上。




  是曾经在半夜起来偷偷看过很多次的脸庞,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有一丝苍白,眉毛中间有一颗小痣。




  额头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将原本就只有巴掌大的脸显得更小了,脸颊上有在粗糙的地面上擦过的一道道伤痕。一直没有醒来只靠着营养液维持,所以连嘴唇都毫无血色。




  曾经很多晚上都搂着自己的人,为什么忽然就觉得那样陌生呢?




  “痛不痛?”




  王俊凯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千玺的脸颊,一双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声音轻的像是害怕吵醒睡觉的人。




  “昨晚梦见你了,梦见你在教我做函数题,我一直弄不明白,然后你气的摔门离开。




  哈……半夜醒来后发现身边真的没有你,我都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王俊凯轻笑,从书包里将那个洗的干净到发亮的苹果放到旁边柜子上。




  “最近经常会这样,分不清梦与现实。有时候梦难过的像是现实,而有时候现实却不真实的像是梦境。




  抓着我的手从乌漆麻黑的巷子跑到大马路上,单枪匹马的从刘川手里带我离开,奋不顾身从汹涌的海里抱着我往上游。那么漂亮的雅马哈当作新年礼物,漫天烟火和熙攘人潮里拥住我说要快乐……




  这些,都像是只会出现在梦里的事情。”




  外面的风还是没有停,雨似乎又下起来了。王俊凯身体坐的很直,一动不动的看着床上的人。在没有风雨和回应的室内,总是给人时间已经停止的错觉。万物仿佛都静止了,连空气都完全的凝固。




  “之前没有和你说过,有很多次你都出现在我梦里。




  梦里你站在国旗下,说你喜欢的人也在这里,眼睛亮亮的,特别好看。




  其实,这不是梦对不对?




  易烊千玺。”




  黏在窗户上的雨滴,被消毒液浸泡过无数次的惨白的床单和被罩,发着暗黄色光芒的落地灯将旁边桌子上的百合花蒙上了一层朦胧光晕,液体从透明的细管流进他的体内。




  “曾经我想过无数次,你会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在知道你们的关系之前,我一直觉得没有人能配得上你,我也知道你喜欢的肯定不是我这样的。




  虽然我早就一点一滴的确认了你在我身边的原因,可只要我不承认,那么我就可以一直以为那些对你的怀疑都是误会。但是,总是有人愿意将带着刺和血的真相递到我面前。你钱包里的照片,漫画书上的字母,广播,你母亲,还有,你眼里自始至终都无法消散的悲伤……




  这些都告诉我,彼此相爱的人最般配。你们,最般配。”




  王俊凯顿了一会儿,嗓音越来越低沉。




  “可即使这样,我还是装聋作哑拼命想要和你在一起。




  想要和你一起上学放学,想和你一起漫无目的的闲逛,想每一顿饭都一起吃,想每天晚上你都搂着我睡觉。




  所以,即使知道你的离开是放我一马,我却还是不要皮不要脸的追到北京,幻想着也许可能大概还能在一起。知道你回来后的那句‘抱着死一样的决心’的真正意思,也心甘情愿抱住你。




  这样的我连自己都觉得无比恶心。




  可是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对我好。那晚之后的三年以来,我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我一闭眼就能听见他的哭声,然后我就跟着哭,我妈抱着我哭。梦里梦外我都拼命的说对不起,可是没有用。我妈为了救我去陪那些人吃饭,满城的谣言都是婊子的儿子是杀人犯,她就不要我了。所以千玺你比我妈对我还要好,只有你用身体挡在我前面。这一辈子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假的呢?




  我知道我有多么罪不可恕,我也知道爱不到想爱的人真的很痛,现在的我完全能够理解你。




  可是,再痛也一定要醒过来,策划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后天么?让我在同一时刻死在同一片海里,在最接近幸福的时候掉入绝望的深渊,辛苦等待了一年的那一刻你一定不能错过。




  我知道你很想他,可是千玺……




  你不要去找他好不好?”




  用力吸了口气,又叹息。在庞大的寂静里,王俊凯伸出手与千玺十指相扣,他趴在他身边。




  “我也知道你爱他,可是,你知道吗?




  有好几次,你看向我的目光,真的像爱情。”




  合上眼那一刻,王俊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躺到了生活的手术台上,在命运的无影灯下,被蛮横的解剖,原来我们什么也战胜不了。




  可是如果他抬起头看一眼,他一定能看见那个一直没有醒来的人眼角淌着泪。




  一个在你身侧的人并不知道你在哭,那么两人之间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易烊千玺是在10号傍晚醒的,他醒的时候下了好多天的雨忽然停了,天空中出现了罕见的高云。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易母喜极而泣,拉着千玺的手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千玺静静地看着他的母亲,眼底一片淡然,像是终于从禁锢的牢笼里逃脱出来了一样,又好像是对强大的命运认输。




  “妈妈在呢!你说……”




  刚苏醒过来的千玺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易母凑到他嘴边,




  “你说。”




  “我……饿了。”




  易母连忙擦掉眼泪,拼命点头。




  “我们千千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香蕉……粥。”




  “好,妈妈去做,这就去做。”




  易母连忙出门,直到门合上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走廊,千玺的视线才落在余菁菁身上,看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余菁菁明白,他说饿只是为了支开母亲。




  “他很好。”




  余菁菁开口说。




  “他去参加高考了。”




  “嗯。”




  千玺嗯了声,视线慢慢地转落在了门口。余菁菁很难受,他醒来第一个想见的人是他。




  有很多话想要问,后来他有没有去闹事,母亲有没有找他事,他有没有哭有没有好好吃饭……这些都很想问。但余菁菁说他去高考了,那就意味着他很好,就够了。




  可即使确定了他很好,也还是忍不住想问,与自己过不去一样想确定些什么。




  “他来过吗?”




  声音嘶哑,很费力的才将四个字说出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柔和的光线里闪烁着。余菁菁握紧了手迎上了他的目光,摇了摇头。




  窗外夕阳温柔耀眼,天空蔚蓝高阔,回升的气温将湿漉漉的空气烘干,而脸色苍白的少年眸子里的城市却忽然停电,所有的照明灯在那个摇头的动作后刷的一同熄灭,整个城市漆黑一团。




  而后,过了很久,易烊千玺自言自语一样说。




  “他不会原谅我了。”




  目光落至远方,山色暧昧,千玺坐在床上,微风从开着的窗户涌进。天空出现了反暮光。西方地平线下发出了无数条放射状红蓝相间的美丽光芒,发射至天顶后再收敛于东方与太阳对称之处,绚烂的一塌糊涂。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光阴的样子,似美人迟暮,又似青山绵延,一瞬看尽春秋。




  王俊凯站在窗边,嘴里含着一支棒棒糖,他静静地看向西边,整个南城被彩云笼罩的如梦如幻。不远处地上的一个盒子空空荡荡的,东倒西歪的躺着几支棒棒糖,地上一地彩色的糖纸,还没有开灯,屋内的暗淡无光与外面的浓墨重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有王俊凯处在昏暗与光明的交接处。




  




  




  




  六月十一号,强烈的低气压让整个南城都沉闷的厉害,雨一直忽停忽落。




  傍晚医生再一次为千玺检查了身体,最终确定可以坐飞机,易母决定明天上午带他离开,她扭头问了问千玺的意见,正和弟弟视频聊天的千玺说好,然后扭过头继续和弟弟玩儿。




  “看哥哥,看哥哥。”




  对面的小孩子趴在沙发上认真的翻小人书,嘴里含着棒棒糖,管家爷爷将ipad放在小孩对面,只是小孩子看书入迷经常忘记对面的哥哥,只有千玺叫他才会抬起头看一眼。




  “多多。”




  “嗯。”




  “多多的头,呼呼……”




  小孩子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视频里千玺还没有拆纱布的头,害怕千玺不懂立刻伸出小肥手指着自己额头的位置,然后又凑到摄像头前面,特别认真的吹千玺的额头。




  “噗嗤……”




  千玺被逗笑。




  “多多……痛痛……”




  “嗯,哥哥痛。”




  “我给呼呼……”




  小孩连忙接着认真无比的吹起来,口水都喷到屏幕上了,千玺乐不可支的继续逗他。




  “你的糖给哥哥吃一个好不好?”




  小孩子想了想摇摇头,一脸舍不得的样子,千玺撅起嘴。




  “哥哥要伤心了。”




  “怎么不给哥哥吃呀?”




  和医生聊完的易母走过来坐到千玺旁边,对面的小孩子看见妈妈立刻开心起来,举起双手。




  “妈妈……妈妈抱抱。”




  “你不听话,妈妈抱哥哥。”




  说着易母将千玺圈在怀里,小孩子在对面马上要哭出来了,一直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可易母始终没有松开千玺。多久了呢?这样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千玺,自己都忘记有多久没有这样抱住他了。




  “爸爸明天过来接我们一起回去。”




  “嗯。”




  千玺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微变的表情里还是有可寻的感动,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接过自己一次。




  “少爷。”




  “嗯。”




  对面的管家开口,千玺笑着回应。




  “明天想吃什么?我先吩咐厨房准备着,这些日子您在那边受苦了。”




  “嘶……”




  “千千!”




  心脏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让千玺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抬起手捂住了胸口,易母被他吓的一下子尖叫着站了起来。




  “医生!叫医生!”




  “妈,没事,我没事。”




  “砰!”




  千玺刚说完门口便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抬头看了过去,只见踹开门的罗庭信被两个人架着,他不管不顾拼了命闯进来,此刻却放弃了反抗任由安保人员架住他,因为只有这样腿软的他才不至于倒在地上。稚嫩的脸庞写满了慌张与恐惧,不断闪烁的眸子扫了屋子一圈最后定在了千玺身上,他看着千玺颤抖着开了口,




  “千玺,王俊凯不见了。”




  罗庭信知道,他知道这一次不一样,因为他看见那一地的糖果纸了,他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他最宝贵的棒棒糖,他曾经在教室里数过无数遍,他曾经将偷吃一支的人揍的半死,也是他从那场大火里唯一带出来的东西……




  他一次全部吃完了。




  “把他带出去!”




  “哐当!”




  生气的易母话音刚落,跳到地上的易烊千玺哐的将旁边的柜子撞倒,在易母的惊呼里头也没回的冲了冲出了病房,柜子上一个洗的干净到发亮的苹果也一同掉到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到了黑暗的床底下。




  平平安安。




  




  




  “王俊凯!”




  易烊千玺一头钻进了漫天大雨里,单手举着手机朝着四面八方张望。怒号的狂风将他头上的白色的纱布吹开,肥大的蓝白条的病号服被吹的猎猎翻滚。他羽毛一般浓密的睫毛下,黑色的瞳仁闪烁着急促的光芒。瓢泼的大雨如同刀刃落在他的皮肤上,原本就苍白的面孔在此刻更是毫无血色,他的瞳孔里是无边无际颤抖的恐慌。




  “王俊凯!”




  下着雨的医院门口人来来往往步履匆匆,车辆飞驰而过,电话里始终是无人接听的嘟嘟声。




  “千玺!”




  后面的罗庭信朝着千玺奔跑的方向奔来,马路上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后面追过来的人离他们越来越近。




  “呲……”




  一辆黑色小轿车突然急刹车将千玺逼停,余菁菁下车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她看见浑身透湿的千玺身上好几处衣服都被裂开的伤口染成了红色。




  “你疯了吗?!”




  “啊……”




  话还没说完,千玺用力的甩开余菁菁的胳膊,力气之大让穿着高跟鞋的余菁菁往后滑了几步,踉跄着差点摔倒。再反应过来,千玺已经上了车,赶过来的罗庭信跳上副驾驶后两人瞬间消失在黑隆隆的街道上。




  “嗡……”




  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在倾盆大雨里飞速冲向了海岸。




  台风还未完全抵达,可已经是暴雨如注,狂风将路边的树木连根拔起,向着贝壳砂的沿海路上,除去他们外没有一个人。他母亲派遣追来的人员原本就不熟悉南城地形,暴风雨里更是很快迷失了方向。




  王俊凯。




  握着方向盘的手和嘴唇一同不停的在颤抖,雨刷快速摆动,车前灯将雨水照的模糊不清,散发着摄人的寒气。




  “王俊凯!”




  “王俊凯!”




  不知道在疾风暴雨里开了多久才抵达贝壳砂,千玺几乎是从车里爬出来的,拼命的往海边跑去,大风吹的人举步维艰,罗庭信跟在他后面,不停的摔倒爬起来摔倒再爬起来,在千玺毫不犹豫的将车开向这里的时候,他的心脏几乎快要停了。




  “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将两人此起彼伏的叫喊声淹没,却依旧声嘶力竭的吼着,靠着手机发出的微弱的光亮寻找。直到发现海鸣越来越大,在海边长大的罗庭信非常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冲到千玺面前想要将他往回拖,可是易烊千玺疯了一样的推开他继续往前冲。




  “千玺!台风马上要来了,易烊千玺!!”




  推搡拉扯间,闪电带来的短暂的明亮让千玺看见海里一个漂浮的身影,惊恐的叫声撕破了黑夜。




  “王俊凯!”




  千玺的叫声让罗庭信瞬间松开手,他顺着视线看过去,然后两个人连滚带爬的朝着那个方向狂奔过去。而海风越来越大,几乎要站不住了。




  “王俊凯!”




  千玺先冲到海边,死命的往漂浮在海面的王俊凯那边游,一个浪打过来将他摁进水里,再漂起来离海岸更远了一些。




  “王俊凯!”




  剧烈的运动让易烊千玺的腹部和双腿如同被撕开一样疼痛,伤痕累累的身体完全不听他的使唤。海浪劈头盖脸的朝着他浇过来,黑暗中他只能靠着感觉摸索着,向着王俊凯的方向拼命的游着。




  “王俊凯!”




  大概是命运最后的眷顾,千玺叫出最后那句王俊凯时突如其来的闪电将整个海面照的明亮起来,海浪将王俊凯盖入海底的刹那,千玺抓住了他的胳膊。




  罗庭信在远处叫喊,一个大浪过来将三个人打到海里,几个翻涌起伏,三人再浮出海面离岸边更远了,千玺搂着王俊凯的脖子。




  “罗庭信!”




  千玺几乎是咆哮着向罗庭信发出信号传达自己的位置,他感觉到自己的腰已经使不上劲儿了,罗庭信在水里扑腾着,风浪越来越大,拼命往前一个海浪又将他往后扯了一段。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候已经对时间失去了概念,害怕,非常害怕。在混乱中,罗庭信找到千玺的方向往这边游过来。密布的乌云将几近将天空压塌,海水和浓黑的夜是一样的颜色,翻滚着咆哮着,狂风卷着海水猛的撞到断崖上,推搡着急迫的涌向海岸。




  “易烊千玺!”




  两个人靠着叫喊声确认彼此的位置,如恶魔双手一样的风浪再次将千玺卷向海里,挣扎着漂到海面然后更加奋力的向岸边游,三个人在海水里挣扎,与强大的大自然殊死拼搏,体力越来越弱。




  在千玺的腿开始不停地抽搐时,他知道,来不及了。




  “罗庭信!”




  千玺大叫一声,已经相离不远的罗庭信一下子接住了千玺拼尽全力推过来的王俊凯。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清晰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气将自己往岸边推。




  拼命的向前推。




  那一刻,罗庭信突然感觉身后的强大的力量并不像是来自一个人,而像是一座岛屿,将疾风和大雨全部挡住护他们周全的巨大的岛屿。




  “到了!千玺快到了!”




  哗……




  罗庭信真真实实踩到令人安稳的沙子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蛮力猛的将他推到了岸上,然后一直抓在他腰部的双手消失不见,罗庭信飞快的回过头,




  “千玺!”




  即使风浪盖过所有声音,可罗庭信绝望而凄厉的叫声还是穿透了风雨和黑夜,直刺心脏。




  海面上空无一人。




  肉眼可见的海浪越来越高,没有时间给人缓冲痛苦,罗庭信背起王俊凯一边哭一边拼命的往马路上跑,他的一生都没有跑过这么快,也没有这么疼过,他好像踩着刀子往前跑,跑的越快越疼,他也忽然明白了那天傍晚千玺眉眼里的悲伤。




  你喜欢他吗?




  他沉默了很久,




  不。




  不是不喜欢,是,不能喜欢。






  




  


  传说中世界是这样归于安静的。




  海水慢慢淹没身体,万物的声音徐徐散在风中。呼吸停止的时候,眼前泛着支离破碎的,深蓝色的光。胸口紧紧地被撕扯,脖子那里越来越紧,身体完全不能做任何动作,当然包括针扎着尝试着呼吸,可是脑袋里面清醒地像是结了冰的湖面,光滑的不能再光滑,凛冽地倒映着自己的一生和濒临死亡的身体。




  易烊千玺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死亡那一刻的样子,应该是无比美好的。身体在水里完全舒展,漂浮在深海里,睁着黑色的眼睛,皎洁明亮的月光从海面透到海里,大片大片地耀眼的蓝色光芒像是巨大的宝石一样。




  万籁俱寂。




  跑马灯亮起,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遇见的所有人事都像电影一般在眼前一一放映。




  然后他满足地慢慢地闭上眼睛,完全停止呼吸,再睁开眼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就在面前,他有着好看的笑容,他很开心很开心的说。




  小千千,你来啦?




  易烊千玺走过去将他搂在怀里。




  嗯,我来了。




  海底安静的像是一个安逸幸福的世界,易烊千玺没有半分挣扎,任由越来越轻的身体缓缓下沉。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自己一直憎恨着的父亲的面孔,也许这时候他已经在来南城的路上,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主动接自己回家,可是接的只能是冰凉的身体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他闭上眼睛,有一张凶巴巴的脸庞在脑海定格,他朝着海面方向举着手,好像下一秒就会有人过来握住他。在他睁开眼睛前,他清楚的听见,




  喂!转学生!




  




  




  全省8个市46个县、585个乡镇,65.46万人受灾,受淹城市6个,倒塌房屋0.97万间,紧急转移50.67万人,死亡9人,失踪6人;农作物受灾48.03千公顷、成灾19.51千公顷、绝收5.26千公顷;停产工矿企业303个,机场关停5个,航班取消约390架次,铁路中断3条次,动车停运341列;造成全省直接经济总损失99.89亿元,其中水利设施损失23.42亿元。




  台风过境,新闻上不断报道着这次台风登陆给沿海地区带来的损失。王俊凯拿着遥控器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播报。




  反复给王俊凯打了5次镇定剂,最后一次睡了很久才醒过来,窗外叶子都开始泛黄掉落了,他总是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发呆,不吵不闹。只是始终不肯说话和进食,就那样怔怔的发呆。这些日子来,也一直是罗庭信形影不离的守着他。




  “吃点东西好不好?”




  罗庭信端着粥坐在旁边,王俊凯眼睛很久没有眨一下。




  “就吃一口好不好?”




  “小凯。”




  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声,温柔的声音带着点点嘶哑。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王俊凯身体突然抖了一下,罗庭信抬起头和王俊凯一起望向门口。




  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头发简单的挽在脑后,不施粉黛,看见她之后,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王俊凯会生的那样好看。




  愣了一会儿罗庭信看向王俊凯,他看见王俊凯的眸子忽然起了雾,越来越浓厚。




  “小凯。”




  女人走到床边将王俊凯搂进怀里,过了好一会儿,王俊凯哆嗦着说了从醒过来到现在的第一句话。




  “是不是……他……”




  “对不起,妈妈来晚了,对不起。”




  “是不是?是不是他?”




  仰起脸苦苦询问者,迫切的渴求着答案。




  “是他,是他找到的我。”




  女人紧紧抱着王俊凯,




  “他说,他跟我说……如果王俊凯高考后能见到妈妈,如果能见到妈妈……”




  [等高考结束后再回答你,还有一个事情,一起告诉你。]




  “你为什么才来?!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对不起,小凯,是妈妈不对是妈妈不对。”




  罗庭信捂着胸半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气,他的心脏随着房间内越来越大的呜咽声越来越疼,他看着事后第一次哭出来的王俊凯,清晰而明确的感受到了悲伤的最强音节。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王俊凯哭。




  “带我走。”




  他泣不成声。




  “带我走。”




  “嗯!嗯!”




  女人不停的点头,




  “妈妈带你走,我们走。”




  




  




  




  王俊凯离开的那天南城下了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场雨,罗庭信和大云撑着伞送他上了车,王俊凯只带了一个很小的行李箱。送行的罗庭信和大云和他说再见,王俊凯看了看他们,消瘦的不成样子,脸好像都小了一半,就那样淡淡的冲他们笑了一下。




  “王俊凯!”




  车行驶起来后,大云在后面大声说,




  “一定要让他看见你好好的活着!”




  很快的车子消失在街角,大云和罗庭信转身,看见不远处从树后面走出来的林子航,他的伞掉在地上,他看着王俊凯消失的地方,一个大男人啊!眼泪还是掉了。




  人生原本就是这样悲哀,在尚不能清除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因无知的举动而彻底改变生活和命运。三年前的王俊凯如是,此时的林子航亦是。可是命运之所以称作命运,正是因为它产生的矛盾,成千上万个偶然事件产生的必然性事件,这就是命运。




  飞机起飞之后,玻璃窗上还挂着雨滴,王俊凯从高空看向下面,树木丛林,山川河流,空气海风都在后退。而雨水将三面环海的南城浇的模糊不清,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水包裹的南城看起来像是坐落在海中心的一座苍老的岛屿。




  “冷吗?”




  王俊凯母亲看王俊凯蜷缩着问他,王俊凯点点头,空姐送来一条毯子,王俊凯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带上来的行李箱,王俊凯母亲拿下来打开,里面只有一件羽绒服。王俊凯在四周穿着短袖人们诧异的目光里接过去,他放下椅背躺了下去,然后用羽绒服严严实实的盖住自己,在轰鸣中闭上了眼睛。




  [千玺,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嗯。




  我也相信,千玺,你有梦想吗?




  有过,后来就没有了,你呢?




  离开这里,永远离开这里。]








  嗯,后面还有一段的,讲述后来的凯和大家各自的生活,到那时候才算“圆满”收尾。大家的反应我在发送之前就有料到,评论我也都有看暂时先不一一回复了。其实比起我的解释更想大家自己理解所看到的,如果与我的出发点吻合我很荣幸和开心,有出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等这周全部完结后我再完整讲下自己的想法,一直以来让你们久等了真的很抱歉哈。




  

少年啊少年,你自由地去飞吧。你还有光亮的未来,你还有永远在这里等待的我们💛💛💛💛

哈纳:

来说说喜欢上你的那个瞬间吧

穿着白T恤 单薄的身板 声音一出却充满了爆发力

从此之后 《高飞》成了我永远的泪点

不到终点 不准留下眼泪

我们都不准流眼泪

今天去補宏哥電影啦😉 雖然鏡頭少但是演的很棒噠!! 以及 是誰跟我說宏哥騎摩托車那裏又帥又炫酷的😂 !明明那麽中二!

来自糕点5000fo配图的一个小脑洞 嘿嘿嘿  【我有病_(xз」∠)_一